歡迎光臨華夏管理培訓網![免費注冊][會員登陸] 今天是:

長安汽車的數據四驅

時間: 2019-05-27點擊:287

2014年10月9日,重慶長安汽車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安汽車)發布了上月的產銷快報——2014年9月,重慶長安汽車股份有限公司(本部)本月 生產74403輛,同比增長28.42;本月銷量77301輛,同比增長27.51%。如果把這組數字放到整個國內自主品牌頹勢四起的大環境下再審視,頓 時顯得有些不可思議。

  來自中汽協的最新數據顯示,8月份,自主品牌乘用車共銷售54.51萬輛,同比增長5.69%,占乘用車銷售總量的37.13%,比上年同期下 降0.99%。轎車方面的下滑態勢更為明顯,自主品牌轎車銷售17.79萬輛,同比下降21.09%;占轎車銷售總量的19.53%,比上年同期下降 5.55%。事實上,這已經是中國自主品牌乘用車市場份額連續12個月下滑。

  “我們年初制定今年的總體銷售目標是260萬輛,現在看來到年底突破300萬輛已經是大概率事件了,這說明長安汽車正在進入一個發展的快車 道。”身兼CIO和CHO兩大關鍵角色的長安汽車董事及高級副總裁馬軍語氣平和地對《首席財務官》表示。而在逆市高增長的背后,身處相對傳統領域的長安汽 車對時下大熱的“大數平移”的深刻理解,也引起了我們的濃厚興趣,“我認為,數據在這些IT應用的變化當中是最重要的,長安汽車已經將數據對業務的驅動力 視為核心競爭力的關鍵要素,而我們的信息化部門也面向數據開始了全面轉型。”

  數據驅動一:化繁為簡

  馬軍坦承,長安汽車近十幾年來的信息化歷程,總的來說是被市場推著走過來的。

  以長安汽車公認的全面信息化起點的2000年來看,當時國內首次井噴的汽車市場帶來的業務規模激增,擁有11家工廠的長安汽車,上游供應商有 400多家,下游經銷商800多家,而連接其間的信息系統卻多達38個。如何能讓運營更加簡潔流暢、風險管控更加及時到位,這都是擺在時任集團辦公室主任 的馬軍案頭的頭等要務。

  馬軍的選擇是“一線貫通”,用更大的統一信息化平臺來消除內部的數據不兼容問題。為此,長安汽車在2001年與Oracle確定了戰略合作伙伴關系,選擇Oracle的ERP、e-HR、CRM等一整套系統,并與Oracle的支持服務部門建立了長期的合作伙伴關系。

  在馬軍看來,所謂的“一線貫通”包含兩個層面,一個是業務運營信息系統的“一線貫通”,另一個是數據標準甚至延伸到產品標準、零部件規格等等的 一線貫通。“自上而下的信息化有一個最明顯的好處就是可以通盤考慮,這樣可以把運營中那些不合理的重疊部分進行刪繁就簡,在這個推進過程中,CIO的業務 視角是非常重要的。”馬軍認為很多信息化案例對前者往往強調得較多,而對第二個“一線貫通”的重視程度卻不夠,為此馬軍特別舉了一個如何運用數據挖掘對業 務進行大幅改進的例子。

  “實際上汽車業的運營遠比想象的要復雜得多。我們注意到,國內一家合資汽車同行,它在2009年的銷售規模就達到了500萬輛,而我們在 2010年時自主品牌的銷售規模只有90萬輛;而且這家合資汽車公司有20多個自主品牌,而我們當時只有幾個;同時,這家公司的在售品種有200多個,而 我們當時只有100多個品種;此外,他們的200個品種,每個品種可以做出一千個配置,而長安汽車的每個品種只能衍生出來20到100個配置。這些數據對 比意味著什么?對于長安汽車而言,零配件的備件要比對方多一倍,但產量卻比人家少五分之一。而且我們的零部件通用化程度很低,采購成本很高,同時在生產組 織和質量控制方面都相應帶來了一定的問題。最后一點,車型的品牌數,90萬輛十個品牌與500萬輛20個品牌,凸顯出我們的平臺太多且不集中,直接影響到 整個生產線的效能。這些因素都直接影響了長安汽車的贏利能力。所以這樣的數據挖掘直接推動了我們業務的整體精益化轉型,從產品的標準化、平臺化,到采購的 一體化,以及生產質量部門的質量控制改進,甚至還包括研發平臺的標準化等等。”馬軍認為,透過數據對業務的重新解讀,對長安汽車的整體管理變革帶來了直接 的驅動力。

  數據驅動二:去蕪存菁

  長安汽車前身最早可以追溯到1862年的上海洋炮局,1984年正式進入汽車行業。經過30年聚焦汽車領域的專注發展,長安汽車旗下現有重慶、 河北、江蘇、江西4大國內產業基地,包括11個整車廠、兩個發動機廠,并且擁有馬來西亞、美國、越南、伊朗、烏克蘭和墨西哥6大海外產業基地,總資產 526億元,員工近5萬人,成為典型的中國式跨國公司。

  “無論是業務規模、資產規?;故槍┯α吹母叢映潭?,都使得我們在整個運營流程上存在很多可以壓縮和合并的空間,而如何找到這些冗余的節點,恰恰是數據挖掘的價值所在。”馬軍認為信息化的價值可以通過對運營效率的提升而彰顯出來。

  馬軍分享了兩個長安汽車在時間軸上進行大幅壓縮而帶來運營價值的應用案例。

  第一個案例是在長安汽車的ERP首次全面上線后的完整會計年度(2003年)。在這整整一年里,長安汽車不再像往年那樣需要停下來運作才能完成 月度時點末的盤點,而只是在3月、6月、12月底,進行了三次盤存。這樣下來,生產線無需做任何改動,仍可以保持正常的順暢運作,而僅這一個動作每年能夠 為長安汽車節省出一個月的生產周期。這個看似簡單的去蕪存菁的管理改善,其價值隨著長安汽銷售規模的增長而日益凸顯。

  第二個案例是在供應鏈上的明顯優化。因為整車的零部件多達上萬個,因此需要整車商與零部件廠商密切協作,在滿足生產的前提下,盡可能壓縮庫存的 占用。在完成全面的供應鏈信息集成之后,長安汽車的零部件庫存資金占用大幅下降到只有原來的幾十分之一。同時,長安汽車在交付時間上的改進也非常明顯。 2010年,長安汽車從定單到交付汽車需要39天,這個數字與同業先進水平的差距差不多有一倍,從而也明顯影響了企業的盈利能力。馬軍帶領整個信息部門, 再次從數據下手,通過定單、計劃、生產、庫存、發貨等各個環節所需時間的嚴格把控,與各個業務部門緊密協作,將39天縮短至20天,這一改善無論是對長安 汽車自身還是對其供應商都產生了顯著的經濟效益。按照馬軍的估算,這個項目實際上每年創造的價值空間高達數十億元,“我們的一個中期目標是希望在2019 年可以將交付期縮短至14天。”

數據驅動三:反客為主

  “盡管我們在自主品牌的數據挖掘上處于相對領先的地位,但還是應該看到和全球先進的同業來比,還有很大提升空間。比如,福特的‘One Ford’策略,所有的產品、標準和技術都是一致的,這樣數據的一致性會非常好,相應的利用數據資產挖掘新機遇的可能性會大很多。”盡管對業績逆市增長進 行了強力的IT支撐,但馬軍更多著眼于海外先進企業在量化管理上的優勢進行趕超,“什么是精益化管理?不能量化,就不能管理,更談不上‘每天好一點點的’ 的持續精益改進。”

  隨著信息化程度的深入,長安汽車IT部門的核心角色已經從業務的支撐向對業務的引領轉變,“這個轉變的節點主要是發生在2010年。”馬軍對此記憶猶新。

  2010年,長安汽車趁著國內汽車市場進入換擋期之際,把相當一部分精力用于強化內功上,一下子上了8個精益項目,除了生產之外,還涉及研發、 工藝、市場、投資、工藝、財務等多個板塊,而IT部門在這場全面精益化的推進過程中扮演著關鍵的幕后推手角色。當時由于長安汽車除了生產管理部門之外,其 他部門對精益管理的變革理念缺乏足夠的心理準備,這些齊頭并進的精益項目一下子引起了公司11位分管老總的反彈。

 

  面對質疑的聲浪,馬軍帶領IT部門在IT系統中抓取了100多萬條數據,沿著上述8個精益項目的軸線全方位與國際先進同行對標,“IT部門是沒 有自己利益立場的,我們最終讓數據說話,這樣的做法說服力最強。”馬軍的這個舉措最終贏得了全公司的認同與支持,最終這場全面精益化變革得以深入推進。

  事實上,恰恰是由于較早啟動了全面精益化的轉型,使得長安汽車在近兩年的汽車產業增速下滑中保持了強勁的增長動力。根據長安汽車最新公布的半年 報來看,2014年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242億元,同比增長19. 77%,實現歸屬母公司凈利潤36.28億元,同比增長195%,EPS為0.78元。其中第二季度營業收入120億元,同比增長25.5%,實現歸屬母 公司凈利潤16.55億元,同比增長112%。

  如今,長安汽車的IT部門已經成為整個公司管理創新的牽引者。“我們過去的提法一直是——‘管理加IT’,管理先行,IT支持。今年5月15 日,我們董事長定調——IT不再僅僅是功能和手段,應該是產品、是驅動力。因此,我們的管理信息部也改名為管理創新與IT中心,并增添了信息化創新處、開 源處和算法中心。這對于我們下一步的工作,有一種打開了頭頂上面的天花板的感覺。”

  數據驅動四:無中生有

  在采訪的最后,馬軍提到了一個長安汽車高管們開始不斷思考的問題——“10年后消費者還需不需要通過買車來獲得交通服務?”

  馬軍以自身的購車經歷現身說法,“我賣過兩次二手車,把折舊、保險、油費、保養、維修等等所有成本總體算過之后,發現通過買車來獲得交通服務的成本實在太高了。”

  事實上,早在2013年8月,長安汽車高層在封閉學習和研討時就已經聚焦討論“10年后消費者是否還需要買車”這個話題,當時正是嘀嘀打車與快 的兩家投入巨資補貼打車市場的“互聯網全面侵入生活浪潮”的第一波高|潮之中,“它們只是把這個問題及早提出來了而已,我們認為技術的變革會推動商業模式的 改變。”馬軍對這個生死攸關的問題保持著非常清醒的認識。

  按照馬軍的理解,技術變革對汽車行業帶來的影響主要體現在三方面:一是汽車會越來越智能化,谷歌的無人駕駛汽車已經開始了很好的嘗試;二是汽車 動力系統,隨著環保要求日益嚴格以及電池和軟件技術不斷發展,電動機將會顛覆內燃機現有的主導地位。特斯拉的橫空出世就是明證;三是消費模式變化,云計算 讓IT服務化,未來“汽車即服務”,也將為汽車企業轉型服務提供眾多的機遇。

  “如果向服務轉型,我們過去30年來積累銷售的1000萬臺汽車的背后,就是一千萬的客戶|數據。我們如何通過對這些數據的挖掘,同時在新增的銷 售中與客戶建立更緊密的互動關系,這些都左右著我們如何通過大數據戰略建立全新的商業模式,甚至未來長安汽車不需要賣車也同樣能夠為千百萬用戶提供優質的 出行服務。”值得注意的是,近一兩年來長安汽車的高層頻頻與國內各大互聯網巨頭親密互訪,業界普遍猜測很可能會推出有相當力度的“跨界”合作戰略,“無論 如何,這都需要我們具備良好的數據資產的積累、挖掘與經營的能力,換句話說就是數據對業務的驅動力量。”馬軍補充道。

(免責聲明:文章來源于互聯網,純屬學習與公益需求,版權及觀點歸屬原作者。在傳播過程中難免出現信息來源不明的文章,如果涉及到版權要求,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尊重您的知識版權,并按要求刪除處理。)

  • 海量精品課程為你準備
  • 培訓機構:優秀培訓機構
  • 免費課程:優秀公益課程
  • 內訓課程:針對個性課程
  • 專業服務幫你選課程
  • 培訓機構:優秀培訓機構
  • 免費課程:優秀公益課程
  • 內訓課程:針對個性課程
  • 全網最優性價比課程
  • 培訓機構:優秀培訓機構
  • 免費課程:優秀公益課程
  • 內訓課程:針對個性課程

Copyright?2000-2006 陕西十一选五今日开奖结果 www.inhmq.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華夏管理培訓網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

北京 · 深圳 · 青島 · 沈陽 · 成都 ·武漢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粵ICP備05056500號